一个普通厨师与女大学生的曲折爱情故事

一个普通厨师与女大学生的曲折爱情故事

1一个普通厨师与女大学生的曲折爱情故事

相恋
我和男友张宁刚认识的时候就觉得特别投缘,我们都是恩施人。那是2000年,那时我22岁,是大四的学生;张宁28岁,是我们学校食堂的承包者。他很关注我,常常在我吃饭的时候找我聊天,后来我们就熟识了。
张宁告诉我,他从十几岁就开始在社会上闯荡,从当厨师到开店,再到后来承包学校食堂,一点都没让父母操心。他和前妻在父母的催促下结婚,婚后感情不好。后来,前妻事业进展顺利,并有了情人,他们因此离了婚。直到遇见我,他才觉得生活重新有了目标,因此对我特别好。听了张宁的诉说,我对他也产生了好感,并很快就成了他的女朋友。
当年8月,大学毕业后回老家县城,我成了一名护士,工作稳定。张宁也不再承包大学食堂,在我工作的县城开了一家餐厅,每天早出晚归,十分忙碌。
2003年,张宁的妈妈因病去世。张宁心疼他年近6旬的爸爸,为了方便照顾老人,他将他接到县城,和他住在一起。我则自己在单位附近租了一个单间自己住,有时我也去张宁家住。
我个性强,脾气犟,经常因为琐事和张宁闹别扭,他总是包容我,哄我开心。他从不强迫我做不愿意做的事,什么都想着我,挣的钱都给我。和张宁在一起的日子,我很幸福。
也正因为他的这份包容,我常常在他面前耍小脾气,动不动就说分手,甚至和别的男人相亲。这些张宁都知道,虽然他嘴上说不想耽误我,不会死赖着我,但实际上他每次都哭着挽留我。而每当他挽留我,我就会心软,继而想到他对我的好,心中的气也就消了。其实很多时候我也并不是真想分手,只是耍耍小脾气而已,目的是让他向我示好。
很多时候,我都觉得自己对不起张宁,因为我总是在朋友面前不给他留面子。比如,张宁有时带我和朋友们去喝酒,我会当场给他脸色看,不让他喝;有时他晚上喝了酒回家,我马上和他吵架;有时他答应下班来接我,可到点了他还没出现,我也会发脾气。
我发脾气的时候很犟,软硬都不吃,就是一个人生闷气,什么也不告诉他,这让他很抓狂。
同时,我也是一个会自我反省的人,逐渐意识到自己的坏脾气之后,我决心改。但是,改掉坏脾气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遗憾的是,在我还没改好的时候,我们就因为一件事闹僵了。

2

分手
有一次,张宁的爸爸摔成了骨折,在家养伤。张宁因为餐厅事情多,顾不过来,让我那几天回去给他爸爸做饭。我去了几次,后来就有些不情愿了。毕竟我还没嫁到他们家,现在像个已经过门的媳妇那样伺候公公,感觉不舒服。他却认为这样很正常,似乎我这么做是应该的一样。
我生在农村、长在农村,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。他们观念传统,认为我好端端的一个姑娘家,长得又好,工作也稳定,理应嫁给一个条件匹配的未婚男人。为此,我迟迟不敢把男友的真实情况告诉父母,只对父母说,男友的妈妈已经去世,但他非常自强自立,很有责任心。一段时间后,我忍不住把张宁离过婚这件事告诉了我妈。她知道后严厉地训斥我说:“你好大的胆子!竟敢瞒着父母找二婚男人!”
因为给他爸爸做饭那件事,我和他吵了一架,然后提出分手。这次张宁没有挽留,让我很失望,觉得他已经变了,对我死心了。当时我想,如果他能一如既往地坚定和我在一起的决心,一如既往地对我好,我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说服父母。但那时他的态度让我觉得已经没有必要那样做了。
2004年,我离开县城,来到武汉,在一家民营医院顺利地找到工作。当年年底,在同事的介绍下,我嫁给了财务科的周雄。日子过得波澜不惊。周雄是一个顾家的男人,他没有什么恶习,也没有什么情趣。可能是工作性质,周雄特别小气,他的父母住在江夏,平时他难得回去一次,回去时,也从来不会给他父母买点什么礼物。我的同学很多都在武汉,我是个喜欢交朋友的人,因此,同学和朋友有什么事,我总会去捧个场,免不了会送红包,周雄就不高兴了。还有,我的收入基本上都是交给周雄,有时家里有些必要的开支,我总是要反复解释,他才会不情不愿地丢下几百元钱给我。有时,连儿子的奶粉钱,他都是不情不愿地给我。时间久了,我终于爆发,再后来几乎是三天一小吵,五天一大吵。心灰意冷的我,2007年,我坚定地和周雄离了婚,此时,儿子刚满2岁。

一个普通厨师与女大学生的曲折爱情故事
3

相守
2008年春天,张宁带着他的父亲来我所在的医院看病,给他父亲注射点滴时,我们四目相对,两个人都愣住了。
分开的这几年,张宁一直没有找人,他一直没有忘记我。我们又开始恋爱了。此时的我,已经不再如当初那样任性,张宁父亲出院后,我也辞掉工作,随他一起回了县城。
张宁将刚刚买好的新房装得浪漫温馨,全部是按我的喜好布置。此时,他的店规模越来越大,成为我们县城最好的酒店。张宁让我先不要上班,安心在家休养一些日子。周末时,张宁的妹妹一家会来我们家里,他妹妹的女儿刚上小学,小丫头长得非常可爱,聪明伶俐,一张嘴巴一开口就能甜死人。每次一见到她,张宁都会将她高高举起,亲了又亲。每次他妹妹一家走后,张宁都会搂着我,小声说,我们也生一个这样可爱的女孩吧。
转眼就到了2010年夏天,我的肚子却一点动静没有。在医院工作的我心里觉得不妙,便抽空到武汉同济医院去做了一个全面检查。检查结果给了我当头一棒,我的双侧输卵管严重堵塞、卵巢功能已经衰竭,也就是说,我已经没有了生育能力。拿到结果后,我在武汉街头转了7个小时,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张宁。他是那样渴望有一个孩子,而我,注定是生不了了。
回家后,我什么都没有对张宁说,其实他也不知道我到武汉是去检查身体了。一周后,我收拾了简单的行李,给张宁发了条短信,关掉手机,离开了县城。
陪儿子玩了几天后,我离开武汉,去了上海。我有个大学同学在上海工作,在她的引荐下,我到她工作的医院上班了。我非常想念张宁,夜深人静时,和张宁相处的点点滴滴如电影一般,总在眼前晃过。我希望张宁如我短信里嘱咐的那样,找一个年轻的好女人结婚,生个可爱的宝宝,我又自私地希望张宁不要这么快就忘记我,真的马上去找人结婚生子。
四个月不到,我瘦了20斤。
2011年春节就快到了,有天晚上,我正在租住处发呆,盘算着春节去哪里过几天,有人敲门。开门一看,是张宁站在门口。几个月来,他找遍了所有我可能去的地方,终于赶在春节前找到了我。“你怎么这么傻呀……”见到我,张宁只说了一句话,便抱着我泣不成声。
……
不知不觉中,五年过去,转眼,2016年的春节又过完了。这五年,我们生活幸福。收养的女儿小可也已经3岁,小可和张宁妹妹的女儿一样,也是聪明可爱,张宁喜欢得不得了。年前,张宁专程去武汉把我的儿子接了过来,张宁的妹妹一家也到我们家来团年,我们早早就备好了年货,一大家人开开心心过了一个团圆年。

1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