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自小就对厨房里的事感兴趣,为圆厨师梦,我选择了人生苦旅。

我自小就对厨房里的事感兴趣,为圆厨师梦,我选择了人生苦旅。

我是一个来自滇东北的乡下人,可我自小就对厨房里的事感兴趣。我母亲是一个心灵手巧的厨娘,记得小时候她一进厨房,我就喜欢帮她打下手,而每当她上灶炒菜时,我都会在一旁痴痴地看。后来,我又在电视节目当中见到很多大厨在灶台前神采飞扬地操作,那个气质,那个范儿……羡慕死我了!不过自己想当大厨可没那么容易。一开始是家里的人反对,这个说“现在厨师太多了,即使你学出来也不好找工作”,那个说“现在餐饮行业竞争太激烈,以你的性格以后怕是很难适应……”

我自小就对厨房里的事感兴趣,为圆厨师梦,我选择了人生苦旅。
我知道自己家里当时的情况——需要我早日挣钱补贴家用,于是我放弃了学厨师的梦想,不到16岁便辍学跟着别人去建筑工地当起了学徒工。不过现实是残酷的,像我们这些当民工的,每天的苦累不说了,还经常被一些黑心的包工头坑骗。
好不容易才熬到我的第一个工地竣工。回到家后,我趁着大家高兴再次向父母提出要去城里的技校学厨师,结果还是被家里的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,就连我的母亲也反对。我因为无法说服他们,所以选择了沉默,表面看我似乎变得“本分”了,可是我心里却一直不甘。
一、出 走
1999年初夏的某一天,我正在建筑工地用手推车拉混凝土,忽然间,我面对灰扑扑的混凝土、地面和墙柱,竟在心里生出一阵酸楚:“难道我这辈子永远干这些吗?”
说来也巧,那天一群工友在闲聊时,忽然有人说起当时的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带动了各行各业的发展,尤其是当地的餐饮业,可以说进入了前所未有的火爆时期。听到这里,我的脑子也在冥思苦想:昆明城的火爆餐馆越开越多,厨师的需求量自然会猛增,我的厨师梦……我越想越激动,当时就抛下手里的活往家赶。虽然我知道家里人还会阻止我“胡思乱想”,可是这一次我不能再退缩了,我决定冒险赌一把。回家后,我悄悄拿走1500元就上路了。还在路上时,我就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,自己家里本来就很困难,我这么做的后果自己心里当然是清楚的。虽然路上我几次眼泪簌簌地往下落,但是出走却让我心里感觉很充实,因为我是为追求自己的梦想做此选择。
在省城那所有名的烹饪学校里,我带去的1500元钱还不够交学费,幸好学校的一位工作人员给我支了个招——如果学费不够,像我这样的贫困生可以中途休学,等打工挣到钱以后,再补交剩下的学费。不过,我最后还是决定先打工挣够自己的学费再来。从那天起,我就拎着包满大街地找工作。我卖过报纸,可是累死了也卖不出去几份;后来我又找到了一家餐馆做杂工,只是店里的老板对员工很刻薄,钱给得少——每月才150元,可工作时间却定得长——从早上5点起,要干到晚上11点,中途还不准请假外出和睡觉。不过有一点在当时我还算是满意,那就是自己的肚子可以吃饱。可能是因为自己之前饿怕了吧,我那时还挺珍惜这份工作的。为了攒够学费顺利入学,我是什么苦累和屈辱都能忍。一年后,老板对我的表现很是满意,便主动提出来让我签用工合同,这自然是被我婉言谢绝了。
二、求  学
当我再去那所学校时,一年前曾经为我支招的那位工作人员见到我便连发感慨:“没想到你还会回来,其他和你有类似经历的人,都没能坚持下来。”
我被安排进了初级班。自从第一次走进教室,我就像条鱼儿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。每天,我都是第一个进教室看教材,当老师讲完课以后,我总是有提不完的问题,完了我还会自觉地把当天课堂的内容整理成笔记。为了学好厨艺,我在同学们每天睡午觉和课余逛街时,也会进教室练习翻锅和刀工。当晚上放学后,大家都去睡觉或泡网吧了,我可能还在阳台上练习雕花或者是阅读烹饪书刊;遇到有不懂或理解不透的地方,我都会一一做出标注,以便第二天去向老师请教……功夫不负有心人,两个月后,我就提前考取了厨师证。其实我心里也明白,虽说这证并不代表我已经成为合格的厨师,但它至少可以作为我进入厨界的一块敲门砖。从此,我在学习方面就像一辆加满了油的汽车——不停地奔驰向前。由于我在校期间表现良好,所以还没等毕业老师就把我介绍到一家星级酒店去实习。这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我理论和实践的结合开始了。
和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的偶像一样,我所在酒店的大厨们进到厨房里,也是那么潇洒地翻锅抡勺,可是我又很快发现,自己的梦想与现实仍然有很大差距,像我这样的人进酒店实习,跟以前在小饭馆里做小工没什么两样,反正进去后什么都得做,好几个跟我一起去实习的师兄弟,都因为吃不了这份苦而先后离去,最后只有我咬牙坚持下来。还有些事情,是我进酒店厨房以后才慢慢了解到的,像那些以前让我心里崇敬的大师傅,好像进了厨房个个都脾气不小,他们老是觉得我们这些新人碍手碍脚,因此也很少给我们好脸色看。我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却从不表露出来,凡事都尽力而为,不仅每天都第一个进厨房,而且还主动去帮值班师傅做员工餐。很快,起初还嫌我笨的几位师傅后来再看到我时,脸上的表情都明显缓和下来了。再后来,师傅们干脆把员工餐的制作任务交给我独立完成。而对厨房里的那些现代设备,他们都教会了我怎么使用;那些我以前从未见过的原辅调料,他们也都一一地为我做介绍。总之,在多位师傅的指导帮助下,我在这家酒店厨房的实习很有成效。
三、闯  荡
实习期结束后,我便出去独自闯荡。两年后的2003年春,我决定要去北京见世面、打天下。我去时身上并没带多少钱,因为我当时对自己的厨艺已经很自信,同时心里也抱定了“不达目的不罢休”的念头。结果,在北京的情况并不如我之前所想象的。第一天出去找工作时,我就发现北京城里有些不对劲,因为街上许多饭店白天都在关门歇业,而开着门的也说现在不招人,原来,那段时间北京成了“非典”的重灾区。面对当时的大环境,我是进退两难。一周后,我身上所带盘缠也快花光了。为了省钱,我是每天只吃三个馒头;到了晚上,我就在桥底下铺张报纸睡觉。第二天早上爬起来后,又上街去继续找工作。由于我当时没钱办北京的健康证,另外我也不是那种普通餐馆想要的“低薪”厨师,所以跑了几天都一无所获。皇天不负有心人,就在我身上只剩三块钱时,我终于在一家川菜馆找到做杂活的工作,这个结果让我兴奋极了,说真的,我当时已经扛不住了,有人收留我就算是绝处逢生。
我在这家餐馆工作很卖力,每天杀鱼、洗碗、择菜、煲糙米饭、打荷、掏下水道,什么都干。可能是因为我表现突出吧,老板每月发工资时都会多塞给我50元,钱虽不多,却激发起了我更大的干劲,这也让我在老板身上学到了一招。
我在这家餐馆收获其实也挺大的,每天在我做完自己的本职工作后,都会去给别人做帮手,而我也是瞅准机会就去向师傅们讨教,有时我还挖空心思地去偷记人家做某个菜肴时的调辅料配方。
四、圆  梦
机会终于等来了。半年后,老板就同意我上灶去炒菜。又过了几个月,当店里的厨师长辞职不干时,我竟出人意料地被提拔为店里的主厨。从此,厨房里的所有菜肴出品都由我来掌控了。
如今,我已经是北京东方美食城的川菜主厨,我仍然保持着自己的好习惯,每天都是第一个进厨房,最后一个离开。平时,我喜欢和同事们一起研发新菜,也爱去市场上寻觅新奇食材,而长期坚守在工作第一线,也让我乐在其中。在最近几年,我还多次参加过社会公益活动和厨艺大赛,不光是为自己争得了荣誉,也为我所在的企业增了光。
虽说我的厨师梦早已经实现,并且经济收入也相当不错,但我到现在心中还埋着隐痛和自责,而我的家人直到今天也不肯原谅我,尤其是对我当年偷拿家里1500元钱这件事耿耿于怀。在这些年里,我每次给家里汇去的钱都被原封不动地退了回来,而每当我想起这些时,心底都会发出真情呼唤:“亲人啊,我当年为实现自己心中的梦想,选择了不理性的出走方式,可我绝不是不要亲情……你们究竟要我怎么做才肯原谅我呢?”

刘文颜

1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