餐厅生意差,你和别人家的店铺隔了一个网红名字

餐厅生意差,你和别人家的店铺隔了一个网红名字

现在的自媒体,标题决定文章80%成败。小编都喜欢搞大新闻,不要节操、不要简单,字数越多、争议越大,效果越好。

餐厅命名亦是如此。起名字重要的背后反映出人们对内容前置筛选的诉求。

起名字的舆论认知

先来看几个案例:

西贝莜面村、西贝西北民间菜、西贝西北菜、西贝中国烹羊专家、西贝莜面村。西贝改名字之频繁,餐饮届首屈一指。

餐厅生意差,你和别人家的店铺隔了一个网红名字

筱和莜,傻傻分不清楚

作为消费者,最早不知道莜面村是什么,常常将you读成xiao,怕被人笑话不识字,始终对进店吃饭有抵触;更名后才了解这家餐厅主打西北菜、主打羊类爆款,最后返璞归真,以莜面植入品牌。

种种变化既是测试产品、筛选消费者,也是为了搞清楚自己,在客人潜意识中究竟是什么定位。

2013年杨金祥的徽菜馆“徽乡肴”由于竞争激烈,经营变得寸步难行。眼看生意日渐冷清,老杨想到了放弃,于是挂牌转让,却迟迟碰不到买主。有一次去沈阳考察,朋友说:“来沈阳,一定要去吃某烤虾!”。无心之举却启发了老杨,将徽乡肴改名杨记兴臭鳜鱼,店铺起死回生、销售额提升50%不止,现在在北京开了10家分店。

餐厅生意差,你和别人家的店铺隔了一个网红名字

改名字是一个系统工程

诸如此类名字+品类的还有西少爷肉夹馍、雕爷牛腩、一杯鲁肉饭、叫了个鸡等等。

这些品牌为什么迫不及待把自己做什么菜、主打什么原材料等内容放在店名里?

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:

1 品类代替品牌

罗振宇在时间的朋友里说:我要抢占消费者心智,我做了跨年演讲,别人在做就是抄袭我。潜台词是:跨年演讲就是我罗胖。
西少爷联合创始人袁泽陆说:“西少爷”的“西”就能让人联想到卖的是一种西北食品。我们的目的就是让西少爷=肉夹馍,终极目的是让肉夹馍=西少爷。
当消费者想尝试某个菜品时,被代言的品类会自然而然被品牌替代。
比如:“我想吃个卤肉饭”“好啊,叫一杯卤肉饭”;“帮我点个炸鸡”“我叫了个鸡”。

2 简化决策

当我们打开一份菜单,各式各样的菜品密集来袭。
常见的场景是朋友聚会,“你点,我随便吃什么。”“你选吧,我也不知道吃什么”“无所谓”。
店名提炼菜品后,客人就餐目的性强。来杨记兴臭鳜鱼,就是冲着臭鳜鱼;去雕爷牛腩就是吃牛腩。
消费者到餐厅享受,不是做选择题,大部分餐厅仍然觉得“多就是好”。提供无数选择看似给消费者自由,实际是餐饮老板懒得提炼餐厅气质,强迫客人将吃什么变成一个痛苦的抉择。
更少的选择意味更低的决策成本。

餐厅生意差,你和别人家的店铺隔了一个网红名字

3 SEO优化

SEO中文名“搜索引擎优化”指通过关键字优化,提升品牌排名,进而在平台占据靠前位置,提升曝光度。
随着线上向线下引流愈发紧密,点评、外卖平台对餐饮店的影响也越来越大,提前一页排名、提高一个展示窗口就能增加到店客流、指引外卖下单。
用名字+品类可以经由搜索品类被引导到品牌,从而增加被浏览几率、提高品牌曝光度,“暗示”消费者成交。

起名字的底层认知

让我们深挖一步,看看餐厅名字为什么越简单粗暴,越有效果?

因为内容前置筛选是信息过载后,大脑过滤非突出信息的本能进化。长久浏览打动自己的内容,把思维固化在舒适区,将促使人们进一步变懒(看自己爽的内容会释放多巴胺,催眠大脑收集更多爽的内容)。

今日头条从微博、微信的垄断中突围,崛起成为网红终端,正是基于我们爱看自己想看的内容,被平台编辑成算法,自动分发。喜欢dota的看不起lol玩家,喜欢lol的看不起玩王者荣耀。从年龄上划分也是dota对应85前、lol对应95前、王者荣耀抢滩小学生市场,游戏难易度同样一代比一代简便。

人们越来越“懒”于思考、“懒”于操作(外卖就是懒的体现)、“懒”于选择、“懒”于决策。

看到这里,老板也许会说:我都经营到现在了,还改它干嘛,衙门跑断腿。那么,更糟糕的是,也许你的生意会不温不火,但留给你的时间窗口却在慢慢关闭。

客人偷的懒,让你赚到钱。你偷的懒,都会在未来日子里加倍还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QR code